• <xmp id="gq4ks">
  • <dd id="gq4ks"><optgroup id="gq4ks"></optgroup></dd>
    新聞資訊
    收支信息
    • 收入總額:27010387.25元
    • 支出總額:23122739.73元
    • 愛心人次:1152次
    《大力扶持生物防治事業并納入我國防災減災應急工作》(2020兩會提案建議稿)
    2020/5/18 20:06:00 本站

    關于大力扶持生物防治事業并納入我國防災減災應急工作的提案建議

     


     

    2019年1月草地貪夜蛾被證實從云南邊境入侵我國,短短一年中完成從入侵到定殖,未來可能全面暴發。2020年初沙漠蝗席卷北非和南亞、東南亞,存在入侵我國的可能。我國每年病蟲害給農業、林業帶來重大破壞。過去長期以來,為防治農作物病蟲害,我國長期大量使用化學農藥,往往治標不治本,而且由此帶來的環境污染、生態危機、糧食安全和健康危害等問題令人擔憂。據統計,全國單位面積化學農藥用量比世界平均水平高2.5~5.0倍,遭受農藥殘留污染的作物面積達12億畝,嚴重威脅著我國農產品的質量安全?!熬G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論必須通過生物防治等綠色防控和系統治理技術來解決,化學防控要逐漸降低比例。在新冠疫情席卷全球、給全球糧食安全帶來嚴重挑戰的形勢下,為保障我國糧食安全、生物安全和食品安全,亟需將生物防治作為公益事業予大力支持,并將其聯防聯治納入我國防災減災應急工作體系。


    微信圖片_20200518150119.png

    (圖源:CDSTM)


    生物防治(biological control)常指利用物種之間的關系,通過保護和利用自然界的天敵(如以蟲治蟲、以鳥治蟲、以菌治蟲、以菌抑菌等)、繁殖和釋放優勢天敵,來實現針對病蟲害的綠色防控。較之化學防治,生物防治幾乎沒有污染,是當下國際上廣泛提倡的“基于自然的解決方案”(NbS),能有效地“蟲口奪糧”、保障生態安全,符合生態文明、可持續發展的要義。


    微信圖片_20200518150203.png

    (天敵生物防治在農業上的應用大有可為。圖/網絡)


    目前我國生物防治面臨的瓶頸問題:


    (一)過于依賴學術機構和私營部門。在害蟲的生物防治,尤其是在昆蟲天敵這一方面,小戶和小企業很難形成規?;漠a業,無法實現生物資源的有效利用的時空分布與技術布局。


    (二)目前相關職能主管部門等較多地處于各自為政的狀態。例如,鳥是害蟲的天敵,但是農業部門不管鳥類保護,相反每年大量野生鳥類死于田間地頭的鳥網、包衣種子毒殺等。又如我國目前第二代抗凝血滅鼠劑廣泛用于滅鼠,但常出現過度投放的情況,且對非靶野生動物的危害和生態環境影響評估不足。


    (三)缺乏聯防聯治機制。我國國家防災減災有這方面的涉及,但也處于被邊緣化的狀態。具體仍然由職能部門來抓,存在“兩張皮”的現象。在預警和監測上,現在的動態變化還是層層上報,這么大的國家若不充分建立起農林災害主力監測體系,就容易出現漏報和誤報,造成不正確的決策。


    (四)防控資金缺乏,綠色防控體系虛而不實。在我國的綠色防控技術體系中,生物防治占有重要地位。然而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假大空現象普遍存在,因防控資金缺乏、天敵工廠化生產技術及產能落后等,生物防治難以落實到位,化學防治依然是害蟲防治的不二法寶。


    微信圖片_20200518150209..jpg

    鳥類是很多農林害蟲的天然克星。攝影:付愷(Kai Pflug)


    為建設生態文明,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并防范和應對生物威脅、維護我國生物安全,建議我國政府大力扶持生物防治事業,并納入我國防災減災應急工作,建立長效機制。具體建議如下:


    (一)戰略上,建議將農林害蟲的生物防治和統防統治列入我國生物安全的國家戰略,逐步形成生態免疫格局。應將其列入國家減災序列。在害蟲的生物防治(尤其是昆蟲天敵)上,小戶和小企業很難形成規?;漠a業。我國生物防治不能僅僅依靠農戶、科研機構或企業來做,需要在國家政策層面上把生物防治當做一個“公益事業”來大力支持。


    (二)在戰術上,要開發資源,包括天敵昆蟲、生物(天然動植物、微生物)等。要加強生產與使用技術開發,包括資源數據庫和技術數據庫建設。


    (三)在部署上,要形成生物資源有效利用的時空分布與技術布局。加大生物防治所需產品的工廠化生產,包括生物農藥、天敵昆蟲、理化技術和生產裝備的研發。積極將實用技術進行應用與推廣,建議國家要形成常態化支持。


    (四)在經費上,公共財政支出的每筆用于農林病蟲害治理的項目或專項經費,要確保有不少于15%的比例(底線)用于生物防治研發及應用,并強制執行。


    建議由“應急管理部”牽頭,將此項工作作為重大風險防范內容來重視,協調農業農村部、自然資源部、生態環境部、國家林草局、財政部、發改委及其他各部門,并邀請學術機構、社會組織和公眾參與,建立長效工作機制,大力推進我國生物防治的發展與應用。


    執筆人:

    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生物防治工作組Linda


    特別感謝以下專家的寶貴意見和實踐經驗支持:

    王大生(中國科學院農業辦公室原主任)

    周晉峰(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秘書長)

    楊煥明(中國科學院院士)

    馬德英(新疆農業大學教授)

    劉玉升(山東農業大學新農村發展研究院副院長/教授)

    劉會香(山東農業大學植物保護學院副院長/教授)